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红网常德站 > 精准扶贫 点燃希望 > 相关报道 > 内容阅读

何亚娇:苦难只是暂时的

文章来源:常德晚报 作者:李彦  通讯员  金伟  胡静敏  时间:2016年08月15日 10:00:24  编辑:胡丹

  ■常德晚报记者 李彦 通讯员 金伟 胡静敏

何亚娇在最心爱的书柜前阅读。 李彦 摄

  18岁的何亚娇家住石门县白云乡青龙桥村4组,今年她以533分的高考成绩,考取了南华大学英语专业。7月29日,记者和民政部门工作人员以及慈善助学人士一道,探访了寒门学子何亚娇的家。

  “叔叔好!阿姨好!”刚进屋,18岁的何亚娇热情地招呼我们坐下,不过奇怪的是,她的父亲何喜德却沉默地坐在一边,似乎对我们的到来没有任何反应。“我刚满两岁时,妈妈因意外去世,爸爸受了刺激,精神出现了问题。”看到我们疑惑的眼神,何亚娇轻声说道。从那以后,正当壮年的何喜德再未娶妻。何亚娇说,她从小是奶奶带大的,“没有妈妈的关爱,但是有奶奶疼我。”奶奶患有严重的腿疾,但在何亚娇小的时候,每天早上她都会拄着拐杖送何亚娇上学。“家里条件不好,奶奶一直拖着病腿没去医院检查,不到两公里的路她每次起码要走一个小时。”如今,72岁的奶奶右腿被诊断为股骨头坏死,还患上了冠心病和糖尿病,丧失了劳动和自理能力,被何亚娇的姑姑接去照顾了。

  其实,在精神状况好的时候,何喜德会出去做苦力挣钱。“爸爸一直支持我读书,也对我很好,这次我考上大学他蛮骄傲,到处跟亲戚朋友说。”何亚娇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读高中时,每次在校寄宿的何亚娇一放假回来,平时连肉都舍不得吃的何喜德会特地做些荤菜。高三那年,学业紧张,为了照顾女儿,何喜德还提出要去陪读。“那时候很多同学的家长都在学校附近租房陪读,但是这样一来开销增多,加上爸爸身体不好,所以我说不需要。”尽管何亚娇尽量注意不刺激父亲的情绪,但何喜德还是有发病的时候,就在记者来的几天前,何喜德就因为一些琐事要打女儿,甚至扬言要把她赶出家门。“我不怪爸爸,他也是身不由己。”

  小时候,何亚娇也曾埋怨过,为何自己出生在这样的家庭,但是每当看到奶奶和父亲操劳的身影,她又瞬间释怀,她明白:“苦难只是暂时的,如果总是埋怨生活而不做其他,就永远无法改变苦难,只有好好读书,充实自己,将来才有能力把这个家变好。”说到这里,何亚娇的眼中满是坚定。也许是因为自己的经历,何亚娇希望今后能成为一名教师。“读初三时,班主任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和鼓励,也让我看到老师的高尚,我希望自己也能教书育人,把知识传递给更多像我这样的孩子。”

  在何亚娇的房间里,有一件她十分珍爱的宝贝——一个简易的书柜,那是小叔叔送给酷爱读书的何亚娇的。“当时送来的时候是木板,我自己把它拼接起来的。”如今,书柜里已经摆满各类书籍,每晚睡觉前,何亚娇都会细细阅读,从书籍中汲取精神养料。“我们现在住的房子是姑姑家的。”虽然何亚娇自家的房子仅一墙之隔,但破旧的土砖房早已摇摇欲坠。何亚娇说,今后除了照顾好爸爸和奶奶,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建一所房子,让他们有一个能够遮风避雨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