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红网常德站 > 精准扶贫 点燃希望 > 寒门学子专访 > 内容阅读

专访寒门学子:戴祥翔的故事让我们眼角再一次湿润

文章来源:红网常德站 作者:胡丹  通讯员  张蛟  时间:2016年07月29日 16:00:25  编辑:胡丹

相关报道 常德民政助学:所有符合条件贫困大学生均将获助

专访寒门学子:谢彩丽的精神让人无不动容

专访寒门学子胡勇:苦难是人生的老师

 

简陋得不能再简陋的理发室里,最醒目的就是戴祥翔曾经获得的奖状

戴祥翔跟记者分享他的求学故事

戴祥翔的卧室

  红网常德站7月29日讯(记者 胡丹 通讯员 张蛟)寒窗12载,他们最大的梦想就是考上大学,用知识改变命运;破旧的小屋里,一盏孤灯伴苦读;斑驳的墙壁上,贴满了张张奖状;考上了大学,学费是家中的一头猪、一季粮食……在“精准扶贫 点燃希望”常德市民政助学活动走访中,澧县王家厂戴祥翔的故事让我们眼角再一次湿润。

  戴祥翔,男,家住澧县王家厂镇生产街社区,毕业于澧县一中,今年高考成绩574分,已被大连海事大学录取。

  戴祥翔父母都是残疾人,母亲体弱多病无工作。父亲理发收入微薄。一家三口虽说生活困难,但他的童年生活在父母的呵护下还是丰富而快乐的。戴祥翔告诉记者,父母用爱保护他,使他没有因贫困而感到自卑。但生活的巨变却悄然而至,让他刻骨铭心学习生活要从初中说起,他的故事也便从此开始。

  由于小学多次获省市奖励,且学习成绩优异。在澧县一位手拉手结对田妈妈的帮助下,戴祥翔转学到澧县城关中学。那一年,是他第一次来到县城,正值炎热的八月,母亲刚瘫痪,由不熟悉路线的父亲带他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繁华的街市,开始了最艰苦的一年,那一年,他12岁;那一年,第一次考试,他将他排在末名的学号变成了1号。

  “我刚到新班级的时候,没人管没人问,在陌生的环境我非常孤单,午睡时一闭眼就开始想家,醒来时桌面都被眼泪浸透”,戴祥翔低下头,轻声的回忆着。

  “那段时间,由于我们住的屋子没有厕所没通电,没通水。房子里的裂缝一条条看得令人触目惊心,窗户连玻璃都没有。夏天,我们下面是一家粉馆,温度我估计已超过40度,又没有风扇,睡在床上,第二天起床被单全被汗水浸湿。没有电晚上写作业不成,爸爸便托来电瓶用头灯当灯泡......”就是在这样的困难下,戴祥翔每次考试都是全班第一,中考时以总分826,超出一中录取线76分、以年级第二、全县第四的成绩进入澧县一中。

  上了高中以后,学费成了戴祥翔一家的头等问题。“有一次是爸爸手里只有1000元钱,还要交800元房租,父母每月500元的低保费也只能够我的生活开支”戴祥翔说。

  戴祥翔告诉记者,那个时候妈妈身体日渐消瘦,渐渐地身体开始蜕皮,骨骼完全僵硬,吃饭靠喂,整天睡在轮椅上,小腿浮肿变黑,全身开始溃烂,生蛆。爸爸要为妈妈洗澡换衣,倒尿喂饭。于是爸爸的理发生意愈发不济。高三的时候,妈妈瘦得能看见骷髅的形状,说话也说不清了,饭也吃不进了。

  高考进入了百日冲刺最关键时段,戴祥翔的心却静不下来复习,每天晚上默默在寝室关灯后流泪。总有一种感觉,“我觉得妈妈好像快要离开我了”。“高考前76天,妈妈病危,我回家看望妈妈,还好她还活着。她叫了一声我的小名便开始流泪。但第二天我还是要回校复习,我没有想到那将是我见到妈妈的最后一面”。

  第二天,瘫痪了6年的妈妈走了,爸爸老了,房屋快倒了,但戴祥翔觉得自己长大了。见过了太多生离死别,尝到了太多痛苦与轻蔑,同时也感受到太多社会好心人的关注与支持。

  高考结束了,戴祥翔考了有史以来最低分574分,只比一本线高出60分。他说,这不是他满意的分数。在采访的最好,戴祥翔告诉记者,世界上的人总的来说还是好人多,不然他早已辍学。他感谢一切帮助过他的人,也感谢一切伤害过他的人。就是现在的这些人,塑造了现在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