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红网常德站 > 新闻中心 > 市民爆料 > 内容阅读

请求市委督促常德人社局还我养老活命钱

文章来源:红网百姓呼声 作者:潇湘雄哥  时间:2018年07月05日 09:08:46  编辑:胡月

  致常德市领导的一封公开信

  ——临澧县粮食局216名参保职工

  敬爱的领导:

  偶然间读到领导在2017年7月3日在常德市领导干部大会上的讲话(即“十多十少”的就职演讲),特别读到“少说不能为,多想怎么办。为官避事平生耻。”“少求面上光,多务民生实。悠悠万事民生为大。为官一任,不能造福一方,就是最大的失职。”时,我们不禁热泪潸然:人说不读诸葛亮的“出师表”不知道什么是“忠”;不读李密的“陈情表”不知道什么是“孝”;我们认为:不读您的“十多十少”,“以问题为导向,铁心执政为民”的“家国情操”。我们坚信:在您的任期内,常德市人民必然会享受您惠及百姓的福祉。

  我们读您的“十多十少”不禁热泪潸然的另外一层意思是象久旱逢甘露,感觉们遇到了包青天、海瑞样的清官盼到救星了。从2013年至今5年来,我们为求“常德人社局还我活命钱”,四处奔波,但都避开、推诿、绕道。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2005年粮食系统为精简机构,依据湘政办发[1999]12号文件关于职工内部退养的“过去的养老保险金缴费年限与以后续缴的养老保险费累计计算,职工到达法定退休年龄,依据本人的缴费年限和缴费金额计发基本养老费”规定,按常德市粮食局的要求,向常德人社局交付了我们216名职工至法定退休的年月的职工内部退休费8226778.8元;和我们个人按企业21%,个人5%提前缴纳了我们至法定退休年月的社会养老保险金2220749元,常德人社局将以上两项落实到了我们每人的名下,并慎重的在征收明细表中填写了每人的社会养老保险基金账户专号,以示全部进入了个人账户。2012年陆续进入了法定退休年月后发现:2005年缴纳社会养老保险金没有进人我们的个人账户,造成了依法应得的养老金严重缺失:四十年工龄、退休后加了7年,每月现养老金只有2000来元;十五年工龄退休的国家补助了10年,养老金只有1500元。

  什么是民生?民生的基础是指生存权。我们这些工人阶级群体,无田无地无产业靠什么养老?在程海波之流将我们赖以生存的“家”(指工人以厂为家)廉价变卖精光后,我们只有靠自己和用人单位缴纳的社会养老保险基金,这是国家强迫我们和用人单位储蓄的养老资金、活命钱、是私人财产,所以国务院称之为“高压线”。可是常德人社局对我们这些“一生献给党,老了无人养”的“领导阶级”自己储蓄的养老钱都要侵吞、掠夺?

  我们想不通:我们的用人单位与常德人社局签订的是格式合同,在缴费清单上常德人社局承诺我们缴纳了至法定退休年月的养老保险金和内部退养费(至法定退休年月的每月生活费),为什么常德人社局不守信用,政府诚信到哪儿去了?2018年5月,我们依据政府信息公开的规定,依据法律文书“常德人社局依据职工退休后个人账户停止纪录的规定,将张泽雄等缴纳的养老保险金不进人个人账户于法有据”的认定,要求常德人社局依法公开我们缴纳的近二千万元养老保险金、内部退养费的去向,常德人社局称不是他们做的事?在收费单上明明盖着常德市社保处的公章,且有社保处长的亲笔签名,是他们“雷打急了朝树上指”?还是我们真是被诈骗了?

  我们想不通:2005年属于真正改制的商业局、供销社的职工同样是向县级人社局缴纳了内部退养费、养老保险金,为什么他们缴纳的养老保险金能进人个人账户,同等工龄的职工现在的养老金高出我们40%?不是改制单位的我们缴纳的养老保险金为什么象“秦皇岛外打渔船,一片汪洋皆不见,知向谁边?”常德人社局在2013年9月市信访局的接访会议上称是“一县一策,一市一策”,难道人社部早在1997年就确定的“个人账户和社会统筹金相结合”是我国基本国策的原则对常德市不适用?

  我们想不通:在2005年前国务院、人社部三令五申规定:参保职工的提前退休由省级劳动主管部门审批,省厅在2004年对郴州市参保职工提前退休的通报中明确规定“我省参保职工的提前退休范围仅限于长、株、潭、岳阳市直国有破产企业。”在常德人社局以内部退养方式收取我们至法定退休年月的养老保险金前一个月,省厅明文规定:“未加盖省厅退休专用章的审批提前退休的一律无效。”于后我们得知:在常德人社局私下组织填写我们的提前退休审批表上至今都未加盖省厅退休专用章;且2005年5月常德市人社局暗地里审批提前退休的依据是三年前的2002年就被省政府明文废止执行的文件,常德人社局如此越权违规行政的行为为什么会得到层层保护?

  我们想不通:对公民实行一千元以上的行政处罚要制作行政处罚决定书。而常德人社局呑食民财上千万元活命钱却不动声色?,《社会保险法》规定社保部门是服务机构公益服务机构,只有保值增值的义务,而常德人社局作为放牛娃,卖了老板的牛为什么还振振有词?法理何存?

  我们想不通:在2008年国务院做出社保基金是“高压线”,任何人不得侵占挪用时,对2005年陈良宇违规挪用社会保险基金进行了严肃的处理,上海市社保处长祝均一也因此获刑18年。2005年同年发生的常德人社局是吞没上千万元的社保基金,为什么层层保护?是不是社会养老保险基金中的“用人单位和个人缴费”是民财,而“政府补贴”是国家财产。对国财“雁过不能拔毛”,而对民财却可“竭泽而鱼”呢?

  敬爱的领导:我们知道我们储蓄的养老活命钱被侵占是程海波造的孽,但程海波当时是党员呀!虽然我们县只有216人,但常德市受此害的粮食系统就有三千多人,活命钱被政府剥夺,终究是我们最关心最直接的现实问题。

  至少我们恳求您督促常德人社局依照政府信息公开的规定告之我们:我们缴纳内部退养费和养老保险金到哪儿去了:是程海波贪污了,我们到监狱里找他要去;是修了常德人社局辉煌的西部大楼,那么请在大楼上刻上我们这些可怜的捐赠者姓名;至少也应按照“行政处罚法”给我们一个《处罚决定书》;总之恳请领导督促常德人社局莫要吃肉不吐骨头,民财不可侵啦!

  有人说您的“十多十少”是“信誓旦旦”随便说说而已。但我们深信:您说的“悠悠万事民生为大”的“悠悠”绝不是“忽悠”的“悠”。伟人也讲过“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事出无奈,在您百忙中打扰您了,我们借用苏轼的一句“我愿天公怜赤子,莫生尤物为疮痏”诗作为结尾,恳请回复,顺祝您身体健康!!!

  此致

  敬礼

  您的子民:张泽雄、苏基荣、邵国解、曾贤兵等216名参保职工

  联系电话:1397429****

  身份证号:43242519511005****

  联系地址:临澧县合口镇邮政支局转

  2018/7/1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