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红网常德站 > 首页推荐 > 情感文学 > 内容阅读

谢谢您,让我成为您的女儿

文章来源:红网常德站 作者:陈可立  时间:2017年08月28日 16:26:16  编辑:胡丹

  妈妈,您知道吗?小时候,我特别恨您。我一直怀疑我是不是您亲生的。那时候,您总逼着我学各种特长。每个周末,看着别的小朋友在生活区里玩耍、打闹,而我,一个人被关在杂物间练书法、拉二胡,您守在门外,就像阻隔我与童趣之间的一座大山。我拔笔毛、剪琴弦,心里特别不是滋味,恨您为什么这么对我。慢慢地,我有了上台表演的机会,老师表扬我的字写得好,自信心也足了。我对您,也不再那么讨厌了。

  上学时我特别嫌弃您。因为您出门总是戴工作帽、穿工作服,满身油渍、烟灰。每每要开家长会时,我都不想让您去,因为我怕别的小朋友知道,那个满身烟灰味儿的女人就是我的妈妈。

  长大后,我才知道您在卷烟厂工作,每天十二进十二出,连轴的三班倒、烟味、噪音,白天黑夜交替的疲惫。但是为了家庭、为了工作,您从来不说苦、不说累,只有一脸的骄傲。您总是举着各种烟盒问我:“这个叫黄后,这个叫君健……都是我们生产出来的卷烟,他们好看吗?”还会在家里看电视时,情不自禁的笑出声:“看看看,‘传递价值,成就你我’,就是我们芙蓉王的传播语。”我从您身上看到了一位普通劳动者的满足与自豪,这种感情,直到我进厂后,才体会到。

  小时候,您经常跟我讲《马哈鱼之歌》的故事:在非洲的某一个地方,生长着一种大马哈鱼,世世代代生生不息。每一年,在母鱼的阵痛之中,无数小鱼降临世间,当一群小鱼张开小嘴嗷嗷待哺的时候,母鱼毫不吝啬地送去了自己的肉体。为了最崇高的执着,完成了自己延续下一代的使命,谱出了一曲伟大的生命悲歌。您对我,又何尝不是这样,即便如今我已嫁为人妻,成为了孩子的妈妈,但您一直在身边陪伴着我,还帮我一起带孩子,提醒我工作与生活中该注意什么。从小到大,我的每一件小事都是您的大事:天凉了我还没穿厚衣服,您先替我着急起来;早饭不吃,您给我默默地送来;离家外出,不停在我的行李箱里塞吃的……从我出生那天起,我就变成了您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世间母亲表达爱的方式有千万种,但感情却终归都是一样的。

  “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俩站着不说话,就已经十分美好。”在顾城的诗里,陪伴就是这么简单而美好。

  母亲们的一生,不一定有很高的成就,不一定会赚到很多钱,但却为国家输送了很多优秀的孩子。正如有位诗人这样形容母亲:“不喧哗,自有声,她走在美的光彩中,像夜晚皎洁无云而且繁星满天;明与暗的最美妙的色泽,在她的仪容和秋波里呈现:耀目的白天只嫌光太强,它比那光亮柔和而幽暗。”

  怀念牵着您的手学步的日子;怀念您追着我赶逼我练字的场景;怀念您陪我备考的无数个日日夜夜……我一天天长大,而您的双眼却渐渐昏花。柔和的夕阳,照着您不再挺拔的腰身,那是一幅美丽得让人伤感、让人落泪的图画。您给了我生命,给了我幸福,给了我一切一切!

  都说,妈妈的世界很小,只装满了我们。我们的世界很大,却常忽略了她。她经常忘了我们已经长大,就像我们经常忘了她已经老了一样。趁一切还来得及,请善待妈妈!哪怕全世界都是假的,母爱却是真实永恒的。

  感谢老天的眷顾,让我遇见您,陪伴您,让我成为您的女儿!(常德卷烟厂一车间 罗引旋)

  母亲琐忆

  母亲在常德烟厂工作,因为要倒班,没什么时间照顾我,我几乎是由爷爷奶奶拉扯大的。

  幼时爱哭,夏夜静谧,扰人清梦。爷爷拿我没辙,深夜抱着我在老屋的阳台上来回走动,时而数数星星、时而瞧瞧壁虎,哄我乖乖入睡。母亲两班倒,工作劳累,陪伴我的时间很少,孩提时对母亲的记忆,也仅停留在她下班回家后,那满屋子浓烈的烟味和空气中飞扬的灰尘。

  后来我逐渐长大懂事,对母亲的工作才有了个初步的印象。才知道她学生时代读书成绩不错,可是身体不好,从小就有哮喘,常常休学几个月,最后与大学失之交臂。读不了书,当时家里条件也不好,这才通过招工进了烟厂。

  那时候烟厂条件很简陋,工作很苦,比不上常德城内的棉纺、毛巾厂和滨湖印刷厂等单位。纯手工作业,黑白颠倒的流水线,没有现在这些高科技自动化设备和恢宏大气的现代化厂房,工人们满身的灰尘和气味,工作环境不好,工资也不高,很多人都另攀高枝辞了工。

  可是母亲却坚持了下来。因为哮喘病,母亲对灰尘特别敏感,随身带着药瓶,按时喷上几口,以防病症发作,在当时那种环境下,她吃了不少苦,却从未对我说过。长大后偶尔听爷爷提起,母亲刚上班那会儿,身体吃不消,回家整整哭了一晚上,说什么也不愿意去上班了,老俩口也无比心疼张罗着为她找别的工作,可第二天她又穿上工装、戴上工帽口罩上班去了。

  母亲的想法很单纯,守着这份工作,在小城里终老,选择了常烟,就应该一直走下去。

  后来常烟发展得越来越好,日子也开始好转。母亲已成为家里的顶梁柱,撑起了一片天。爷爷奶奶老了,忙碌的工作之余,她总会事无巨细地悉心照料,将家打理得井井有条。但与此同时,我却成了她的烦恼。

  年少不更事,沉溺于网吧游戏厅,无数次被母亲抓现场,拧着耳朵回家就是一顿打。叛逆的我终于在一次被抓现行后爆发了,激烈争吵中,我一脚狠狠地踹在母亲肚子上,她当时差点就气晕过去,直喘着粗气,怒目圆瞪,满脸涨得通红。练过体育的小姨,见我干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一把将我按在地上狠狠踢了几脚。

  母亲哭了,她生怕小姨把我踢坏,急忙挡在了我身前。

  我也哭了,压抑已久的满腔怨气终于发泄了出来。

  “你整天就知道上班,完全没时间陪我,他们都笑我是有娘生没娘养的野孩子!”

  我实在无法理解,世上怎么会有昼夜倒班的工作,尤其是上完夜班倒头便睡,睡醒又要上班,根本没时间陪孩子。

  母亲被我说得一时语塞,抱着我狠狠哭了起来,我瞬间发觉她那坚强的外表下,藏着的是一颗柔软的心。

  从那以后,我似乎变了个人,并在心里暗自发誓,不再让眼泪轻弹。

  初中毕业考试临近,母亲阑尾开刀住了院。她对我说不是什么严重的病,不要去医院看她,在家好好复习备考。考试前夜,偶然撞见祖母独自在房里悄悄抹眼泪,才知道,母亲根本不是阑尾开刀,而是哮喘发作住进了危重病房。祖父忍痛两次在病危通知书上签字,为了不打扰我,按照母亲的意思,对我隐瞒了她病危的事,希望我能专心复习。

  夜晚躺在床上,我强忍着的泪水,终于在鼻头一阵酸意中,从眼眶里决堤而出。

  后来母亲转危为安,健康出院,鬼门关走了一回,从此爱上了跳舞健身,工作之余,经常约上厂里的同事跳舞,参加工厂的文艺活动。而因为身体原因,她也离开了机台,虽然再不用倒班,工作却依然很忙碌。

  物换星移,母亲却始终未变。她后来也辗转过好几个部门,守过蒸汽管道、写过材料文书、做过财务会计,工作中遇到不懂的地方也会虚心向我请教,就像一名时刻准备着的老兵,打磨着手中那把老枪,从始至终守着自己的阵地,坚守在烟城,从未远去。

  现如今,母亲已退休。我接过“老兵”的枪,来到烟厂工作。望着车间里那在流水线上飞驰的根根精致的芙蓉王,我终于明白了,母亲是在用她的青春岁月来陪伴另一个儿子啊。(常德卷烟厂 周乐易)

  让孙辈自由成长是我的心愿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童年,回想我的童年,六岁上私塾学堂读书,老师教的是《三字经》、《百家姓》,老师手握教鞭,对于“不听话”的学生,打手板、打屁股是经常的事。

  我的子孙和我相比,童年的环境相去甚远。我们的孙子享受着美好的童年,接受着良好的教育,可以做自己喜爱的事,学自己爱好的技艺,真是幸福。

  进入古稀之年后,我并不感觉自己已经老了,感到自己对人生的认识更成熟。当一个小生命哇哇坠地,来到人间,他(她)就要适应天寒地冻、酷暑炎热的环境,要接受各种教育,长见识、长智慧,一天一天成长,追求实现人生的价值与梦想!每一个家庭都希望晚辈在快乐、幸福的环境中成长,当然我也不例外。子女孝顺老人,老人关怀晚辈,家庭和睦,一家人充满快乐,建设好幸福家庭是我的心愿,也是所有长辈的心愿!

  我五十三岁时,小外孙欣欣出生,给我们家庭带来了快乐、生机与活力,三代人的家庭其乐融融。

  鸟儿在空中飞翔展现美丽的姿态,是它从鸟巢中学飞起步,一次又一次加大飞行难度,才有了在太空中飞翔的本领。孩子在家庭、在学校、在社会成长,主要靠自己努力。关爱晚辈是人的本能,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把第三代视为宝贝,我认为第三代还是要以他们的父母为主,母爱是第一位的。

  长辈尊重孩子的个性与选择,对于老年人来说,非常重要。欣欣从两岁多就开始学习舞蹈,2006年7月,考入北京音乐舞蹈学校读书,这是孩子和她父母的选择,当时我并不认可。认为孩子只有十一岁,生活不能完全自理,担心孩子能不能够适应环境,想念之情也难以割舍。但我心里这样想,在行动上我没有表示不同意。在北京两年多,孩子得到了锻炼,2008年还选拔参加北京残奥会文艺表演,演出成功。在奥运会上欣欣接受外国记者采访,她只能说些简单英语口语。没有文化不行,她决定回常德读书,2014年6月高考,以优异成绩被省重点大学录取。孙女欢欢也在同年被本科院校录取,在人生的道路上,她们走出了关键性的一步!

  看到孩子长大了,在成长、在奋斗、在前进,我心里由衷地高兴,让孩子自由成长是长辈的期望,也是家庭对社会做出的一种贡献。 (常德卷烟厂 侯正凡)

  一一风荷举

  最近一次看到荷是去年夏天雨后去往桃源漂流的路上,因为时间比较充足我们几人便下车来到池塘旁边。静静的湖面上布满了碧翠欲滴的荷叶,像是插满了密密麻麻的翡翠伞似的,把湖面盖的严严实实的。一朵朵荷花,紧紧依偎着碧绿滚圆的荷叶,在轻柔的雨丝沐浴下,显得更加清秀、妩媚。隔岸闻荷的香气浅淡而沁人心脾,暗香弥漫。当时还按捺不住于山野中被唤醒的童心,偷摘了一朵花苞别在耳后臭美了一路。

  描写荷的诗词我最喜欢宋朝周邦彦的《燎沉香》,“燎沈香,消溽暑。鸟雀呼晴,侵晓窥檐语。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称赞此语“真能得荷之神理”,寥寥几笔,将荷的摇曳多姿、神清骨秀写尽,营造出一种清新恬静的境界,大概是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我总觉得词的下阕虽然借助故乡景物表达对故乡杭州的深深眷念,但是我更能强烈的感受到作者是借荷的“有风既作飘摇之态,无风亦呈袅娜之姿”表明自己的人生追求。

  荷花虽无言,可它捧着清香的呓语,开在城市的边缘,乡村的怀抱,摇曳在我们的房前屋后。它将荷风吹进你的幽室,荷香渗进你心脾;它纯净的花色,一如处子的眼神,微匀的呼吸,那种宁静与安恬,让你不忍心有丝毫唐突。这一刻,你感觉荷塘是一个梦,乡村是一个梦。幽幽清梦,只能被星光微照,被蛙声拉长,被突然而至的蝉歌提到杨柳的梢头。

  用淡然静雅的心守一份清欢,在水墨烟云里相偎相暖,心香似莲。

  莲花是位冷艳绝俗的女子:她从不与百花争艳,从不哗众取宠,更不唯唯诺诺,趋炎附势,她擅长于坚持那些正确的坚持。就像那些默默耕耘的学子,在若干个夜深人静的夜晚,为了有朝一日能绽放出绚丽夺目的光彩,当人们都进入了甜美的梦乡,却仍然挑灯苦读。

  秋日,秋风萧瑟,秋雨霏霏。随着大地渐渐被秋风洒满了金黄,绿叶红花纷纷离去。“秋日心容与,淡水望碧莲”这是莲的心事,正如理想主义的我,在经过现实打击后才知道:头上的天空,看上去触手可及,但实际上却很高很高。眼前的海,看上去就在眼前,但实际上却很远很远。现实与梦想的差距,渐渐挫伤了年少轻狂的锐气。曾经迷惘过,甚至退缩过。可是,茫然时,就在那一瞬间,执着点燃了心灯,照亮了前行的路;专一净化了身边的污水,让我的生命之河变得越来越明澈了。经过多年的坚持和拼搏,既未随波逐流也未被尘世的污水污染,并且,还打造出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

  “自荷钱出水之日,便为点缀绿波;及其茎叶既生,则又日高日上,日上日妍。有风既作飘摇之态,无风亦呈袅娜之姿,是我于花之未开,先享无穷逸致矣。”莲所具有的个人气质是即使面临误解与人生低谷,仍可端然。

  不管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还是“出污泥而不染,濯青莲而不妖”,在变故面前我们大可端然处之,有浪漫主义诗人之态,亦有名人尚士之节,于尘世间有风既作飘摇之态,无风亦呈袅娜之姿。(常德卷烟厂 徐恩霞)

  淡定优雅过此生

  翻开日历,时间来到了公元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五日,去年今日,她离开了我们,在她105年漫长的人生里,历经曲折动荡,饱经岁月打磨,然而她始终不改初心,始终保持明媚从容、淡定优雅,她把她的一生,活成了一个典范。她——就是被钱钟书先生誉为“最贤的妻,最才的女”,“绝无仅有地结合了各不相容的三者:妻子、情人、朋友”的著名女作家、翻译家杨绛先生。

  起初是因为《围城》中钱钟书先生描述的“婚姻是一座围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而好奇怎样的婚姻会让他得出如此感慨而去了解他的妻子杨绛先生,同时更困惑的是为何明明是女性而被称为先生,经过查证才得知,在中国近代和当代,“女先生”是对有较高学识与地位、德高望重的女性的尊称。

  世人了解杨绛多半是钱钟书那句“最贤的妻,最才的女。”或是之前大家一直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在遇到她以前,我从未想过结婚的事。和她在一起这么多年,从未后悔过娶她做妻子。也从未想过娶别的女人。”但我觉得先生真正令人敬佩的是走过战争与动荡,在长达一百年时间里始终保持不争不慌的状态。她的才情卓然于世,她的爱情珠联璧合,她的文学成就举世公认,她的家庭幸福圆满。她在荣辱悲欢的绝代风华里锻造出柔韧、淡泊、独立的性格,她用内心的坚忍和优雅给人以温暖,给人以力量。

  先生的一生跨越了中国的近代和现代,见证了从中华民国到新中国所有的世事变更。她儿时进的是启明、振华,长大后上的是清华、牛津;她是名副其实的自由思想者,却嫁入传统家庭,诸事含忍;她的百岁人生诠释了何谓“人生活之苦,保其人之天真。”

  在这喧嚣躁动的时代里,人们的内心无时无刻不在澎湃着,静下心来,喜欢拜读先生的作品。她的文章,一如其人。她总是顺其自然,绝不矫揉造作,却在自然的笔调里蕴含无穷的力量,她用她的一支笔,渲染的是整个人生。最爱先生的《我们仨》,她是在用百年的经历为我们对“家”做出最好的诠释。如她在开篇的长梦和结尾中,用“世间好物不坚生,彩云易散琉璃脆”告诉我们人生哲理:悲喜交加便是人的一生,婴儿落地,有人哭有人笑,由此便知道这一生注定不好走。她的字里行间总给人以温润的慰藉,让人看到活着真有希望,可以那么好。

  她,这个经历过一百多年岁月的人,从来不会放弃生活更不会荒废时光,当最后,“仨”成了“一”,她独守着静好时光,用文字缝制成生命的岁月。在悲伤里,她愈发坚强了起来,从2001年起,她将自己的稿费和著作权,以全家三人的名义,全都交给清华大学托管,成立了“好读书”基金资助困难学生,到2014年,已累计捐款一千多万元,惠及了近千名的清华学子,她说她最大的心愿,就是让真正爱读书的孩子,有书读。

  不乱于心,不困于情。不畏将来,不念过往。如此,安好!杨绛先生将丰子恺这锦言妙语做了最好诠释。我们应该因这世间有她这样一个人而庆幸。毕竟这世上可以活得宠辱不惊的人不多,女子更少。

  于我们世人而言,纵然先生已远去,然而,她的深情和优雅则依旧在岁月的轮回中静水流深,且生生不息。先生之笔,于无声之处见喜悲,先生之风,绚烂至极见真淳,她,值得我们去追,去爱,去仰慕……(常德卷烟厂 关双连)

  西江千户苗寨的建筑艺术

  我喜欢西江千户苗寨并不只是钟情于它的云雾缭绕、它的民族风情、它的山水画廊。最让我难以释怀的是那源于上古居民的南方干栏式建筑,苗寨的民居吊脚楼。西江千户苗寨通过对空间、格局以及线条等方面的控制,创造出既适合居住,又有艺术价值的吊脚楼。

  西江千户苗寨傍山而建,层层叠叠,错落有致,一直叠加到山顶。这样别具一格的民居建筑风格从古至今得以保留延续需要多少代人的努力。一条小河穿寨而过,我站在河边,往对岸望去,山顶树木郁郁葱葱,云雾缭绕宛若仙境。整个苗寨是运用几何图形的典范。长方形、正方形、菱形、三角形、多边形,应有尽有,不浪费一寸土地,远山是它的卫士,近山是它的宫邸。与绿水为伴,与田园融为一体,组成一幅长长的山水画廊。

  没有近距离地观看吊脚楼的机会,我只得拿出长焦镜头。每一栋房子像环形一层又一层的绕着,环环相扣,紧紧相连。绿树簇拥着民居,而中心的那几栋墙面略带浅锈红,给画面更增添了精彩。红,绿,黑三结合,美哉!

  西江苗寨吊脚楼以黑色为主基调,但它的特点是点、面、形、色、景的结合恰到好处,室内设计与室外空间的和谐搭配,特别是融入当地的民风、人文情怀。真可谓是景中有寨,寨中有景,这样也算得上相得益彰了吧。

  那飞檐翘角、雕梁画栋为这苗寨添色不少。优雅的线条衬托着屋檐,并用光、用空间、用尺度的变化来处理空间结构。勤劳聪慧的苗族人民把几千年的建筑模式延续下来,并发扬光大,这种工匠精神值得为之点赞。

  吊脚楼因地制宜,外部空间与内部空间相适应,与自然环境相适应,而且邻里关系也是和睦有加,苗族的建筑是中华传统建筑的瑰宝。